英 美 文 学 馆

上海交通大学2004年翻译试题
时间:2005/3/22 11:33:57 作者:ginger 点击:

 

 自从我画的马从案头走向社会,有人说它像徐悲鸿之马,有人说像刘勃舒之马。应当说,我从这些大家的作品中学到了不少超乎具体笔墨的东西,但我知道我画的马谁也不像,它们只属于我,因为大师们早已定下 “学我者生, 像我者死” 的画界法律。世界虽大,但艺术行业步入后尘亦步亦趋者必无立锥之地。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,哪怕再不济我仍然是我。 这不是偏执,而是艺术上的求生之法.行家们尽可以指出我作品中的一千个缺陷、一万种毛病,但无论从构图立意造境到笔墨形象,它们都只属于我自己。
    艺无止境,人贵自知。随着眼界的开阔,我愈来愈感到自己画的马在力度、刚性、神韵上的不足。它还只是凡马,在地上驰骋的凡马,因为它还过于写实――― 它对那大象无形、天人合一、物我皆备的神骏还只能望其项背。它还亟待自我完善和升华。但愿下笔生马如破竹,一洗万古凡马空――― 这是我可能永远达不到但却永远追求的境界。